官方微信

網貸點評網

中國5月外匯儲備31010億美元 較上月增加60.51億美元

yueyue 2019-6-10 10:32302

  中國5月外匯儲備31010.04億美元,環比增60.51億美元。5月黃金儲備6161萬盎司,環比增51萬盎司。

  國家外匯管理局新聞發言人、總經濟師王春英就2019年5月份外匯儲備規模變動情況答記者問

  問: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的最新外匯儲備規模數據顯示,2019年5月末,我國外匯儲備規模較4月末上升61億美元。請問造成外匯儲備規模變動的原因是什么?今后的外匯儲備規模趨勢是怎樣的?

  答:截至2019年5月末,我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1010億美元,較4月末上升61億美元,升幅為0.2%。

  5月,全球貿易摩擦升級、英國退歐不確定性等多重因素推高市場避險情緒,美元指數和全球債券指數有所上漲。匯率折算和資產價格變化等因素綜合作用,外匯儲備規模小幅上升。

  今年以來,我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、穩中向好,我國外匯市場供求基本平衡,主要渠道跨境資金流動狀況保持穩定,外匯儲備規模穩中有升。

  往前看,全球政治經濟不確定性因素仍然較多,國際金融市場波動性可能加大。但我國經濟發展保持足夠韌性和巨大潛力,應對外部沖擊的能力不斷增強,長期向好的態勢不會改變。我國良好的經濟基本面將為外匯市場平穩運行提供有力支撐,為外匯儲備規模總體穩定提供堅實基礎。

  【延伸閱讀】

  離岸人民幣的“波動12小時”

  6月7日午盤前后,人民幣出現大幅波動,離岸人民幣日間波動高達400bp,美元對人民幣最弱至6.96,境內外機構經歷了“波動12小時”。

  “當日為中國端午假期,因此不公布中間價,市場也無法揣摩央行意圖,同時基于近期‘強化匯率彈性’的言論,在倫敦交易時段,部分海外對沖基金出現了做空人民幣的趨勢。不過,當日晚間的美國非農就業數據不及預期、美元指數走弱,這抑制了做空的勢頭。”某外資行外匯交易主管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。

  同日中午,中國央行行長易綱在接受境外媒體采訪時表示,不認為人民幣匯率的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,他表示貿易摩擦可能會給人民幣帶來暫時性的貶值壓力,但噪音過后,人民幣將回歸穩定,“關于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一點,我們非常有信心。”

  “央行此次表態,意在表示人民幣匯率是市場形成的,央行一般不干預,同時央行在為以后不同的情景做準備。”民生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解運亮對記者稱。

  交易員也普遍對記者稱,近一個月來,盡管人民幣承壓,但每日中間價都設定在6.9以下,釋放了較為強烈的穩定信號。此后人民幣的走勢取決于海外市場變化,尤其是美國經濟數據趨軟對美元的影響、歐元走勢對美元的交叉影響等。近期圣路易斯聯儲主席布拉德有關美聯儲“可能很快就會有理由降息”的言論已經沉重打擊美元。

  人民幣近期大概率走穩

  盡管離岸市場上周五出現較大波動,但當日晚間人民幣就部分收復失地,在局勢尚未清晰的背景下,對沖基金并不敢押注人民幣將持續走貶。

  近年來,央行已經很少通過直接買賣美元的方式干預匯市,因此中間價是海外揣摩央行意圖的途徑之一,交易員對記者稱,近期中間價穩在6.9以下,強于模型的預測。也有外資機構人士評論稱:“中間價定價偏強,是因為年中境內有不少派息、利潤匯出和油企購匯需求,在岸匯率被這些需求搞得很弱,無視美元下跌。中間價較強,可以穩定離岸情緒。”

  各界認為,在央行持續逆周期調節的基礎上,人民幣近期不具備持續走弱的基礎。國際貨幣基金組織(IMF)駐華首席代表席睿德(Alfred Schipke)近日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表示,盡管人民幣5月以來對美元貶值近3%,人民幣的表現與中期基本面相一致,人民幣沒被高估也沒被低估。

  易綱在采訪中稱,中國經濟韌性十足。今年的財政政策力度非常強,把制造業等行業增值稅下調了3個百分點,從16%調降至13%,還下調了社保費率,“今年積極的財政政策力度很大,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。”

  “我們有很大的空間,如果事態惡化,我們的貨幣政策將有效應對,我們在利率、存款準備金率上有充足的空間。”易綱亦表示。

  法國外貿銀行(Natixis)亞太首席經濟學家艾麗西亞(Alicia Garcia Herrero)對記者稱,當前人民幣的穩定至關重要,但央行也不會消耗太多子彈。2016年后,人民幣對美元的波動率正在上升,這也契合央行對于擴大雙邊波動的方向。她認為,目前單邊押注是危險的,預計美元指數會在未來12個月走弱(至93.51),這與美國經濟放緩、美聯儲降息預期升溫有關,人民幣的中長期貶值壓力有望緩解。

  密切關注美國經濟數據和降息動向

  6月7日當晚,美國疲軟的非農就業數據幫了人民幣一把,交易員認為,非農數據差得超乎想象,甚至讓美聯儲降息的預期進一步升溫。

  “由美國主導的貿易摩擦可能影響經濟信心,這種悲觀預期現在已經威脅到美元在市場不確定時期的避險地位,這種看法繼續體現在美元走勢中。市場預期美聯儲可能轉向降息,美元買家近期受挫。”FXTM富拓研究分析師奧圖努加(Lukman Otunuga)對記者稱。就在兩周前,美元指數達到2019年新高,但現在走勢卻非常疲軟,美元多頭需看到就業增長抗跌的跡象才行。

  然而,非農數據繼續重傷多頭信心。5月美國非農就業新增7.5萬人,創3個月最低,遠遜于預期的18萬,也是4個月里第二次新增就業少于10萬。同時,4月就業增速從26.3萬下修至22.4萬,共下修7.5萬人;備受市場關注的平均時薪同比增3.1%,是去年9月以來最低,遜于預期和前值3.2%,這不僅證明了美國就業增速正在放緩的事實,也表明就業增速已跌破長期趨勢線——盡管美國非農就業持續增長了104個月。

  此外,近期美國的其他經濟數據也顯示疲態,美元指數從98的階段性高位小幅走弱至96左右。美國5月Markit制造業PMI終值創2009年9月以來新低,產出分項指數終值創2016年6月以來新低;美國5月ISM制造業指數52.1,創2016年10月以來新低。

  過去一周,美元表現不佳,多數G10貨幣都對美元升值0.3%~2.3%不等,亞洲貨幣也普遍對美元升值,僅有墨西哥比索、人民幣、印尼盾小幅跑輸。當前,根據Fedwatch工具,市場預計6月降息的概率為27.5%,但7月的概率則已飆升至63.3%,而預計2019年將降息2次的概率已高達86.4%。

  美元走弱仍需耐心

  風險在于,年初美聯儲意外宣布暫停降息,但美元絲毫未走弱,這是因為在全球經濟放緩的背景下,美國經濟仍然相對強勁,且海外央行都開始呈現轉鴿的跡象,因此此輪美聯儲降息預期將如何驅動匯市,仍需觀察。

  “市場相信美聯儲降息只是時間問題,但問題在于,匯市波動率仍然不高,美元仍處于近20年高位附近。我們確信美元會走弱,但時間則很難說,我們仍需要耐心。”法興銀行首席外匯策略師朱克斯(Kit Juckes)對記者稱。

  上周二,澳洲聯儲宣布近3年以來的首度降息,此舉是為了應對疲弱的通脹和經濟增長,以及不斷上升的失業率;隨后,印度央行也宣布降息。這輪全球降息潮只是剛剛開始。

  歐洲數據來看,綜合PMI數據從51.6上修至51.8,失業率從7.7%降至7.6%,GDP穩定在1.2%,因此近期歐元出現反彈,“但4月德國工業生產仍然疲軟,零售增速從2%降至1.5%,說明情況并沒有根本性好轉。盡管歐央行仍在實行負利率,但市場已經開始討論歐央行會否考慮降息。”朱克斯稱。

  (文章來源:證券時報)
0

我要評論

堡垒之夜手机版如何在电脑上运行,电脑安装教程